> 财经 >

卡车界特斯拉惨遭做空,目前仅两辆原型车,股价重挫市值蒸发千亿


来源: 网络综合

美国新造车界最近不平静。

头号选手特斯拉的“电池日”将近,公司股价近日连续上涨。另一边,有着“卡车界特斯拉”之称的氢燃料重型卡车制造商Nikola的市值泡沫似被戳破,Nikola创始人特雷弗·米尔顿更在近日主动辞任董事会主席一职。

这位被评价“啰嗦”、“常说大话”的创始人常被外界拿来同马斯克作比。尽管两人都是社交媒体达人、发言百无禁忌,但这些描述是愿景还是空谈,要看企业是否有能力交出产品。

Nikola尚未实现量产。公司近日被负面消息缠身。据CNBC报道,由于被做空机构质疑“欺诈”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和美国司法部开启对Nikola的调查,调查是否存在夸大技术误导投资者的行为。报道还称,Nikola被质疑欺诈导致米尔顿宣布离开公司。

受米尔顿辞职一事影响,9月21日盘前,Nikola股价跌近30%。21日,Nikola股价报收于27.58美元,日跌幅近20%,较6月时的股价最高点已跌去约65%。

消息公开后,米尔顿在声明中表示:“Nikola将永远存在于我的血液里,(外界)应该将重点放在公司以及其改变世界的使命上,而非我本人。”

Nikola表示,通用汽车公司前副主席、Nikola董事会成员斯蒂芬·吉尔斯基被任命为新任董事会主席。

被指“说大话”的创始人

尽管米尔顿自称不愿意外界过多关注其辞任一事,但不可否认的是,米尔顿是Nikola对外的名片。与马斯克相似,米尔顿也有颇为“疯狂”的创业经历。

米尔顿出生于美国,今年38岁,曾就读于美国犹他谷州立大学。米尔顿并非尖子生,据其自述,他“不擅学习”,仅就读一个学期后便选择从学校退学。

肄业后,米尔顿开始了创业生涯。不过,米尔顿并不像马斯克一样聚焦于前沿高科技。在创办Nikola之前,米尔顿先后创办报警器销售公司、线上跳蚤市场、天然气储存公司等。

米尔顿唯一一个和卡车相关的经历是创办dHybrid Systems公司,该公司负责改装柴油发电机,转用天然气作燃料,以帮助车辆降低成本,后被美国沃辛顿工业公司收购。

dHybrid被收购后,米尔顿于2014年成立了新能源重卡车企。这位自称“氢燃料汽车先驱”的连续创业者将马斯克视为偶像,与后者一样崇拜物理学家尼古拉·特斯拉,并以科学家的名(Nikola)为公司命名。一个Nikola,一个Tesla,市场不可避免地将二者作比。

技术上,Nikola押注氢燃料电池。米尔顿曾多次表示,随着氢的成本不断下降,氢燃料卡车会比纯电动力卡车更有优势。这位创始人频繁强调Nikola在氢燃料卡车界的“领导地位”,“自Nikola推出第一辆氢能源半挂卡车以来,全世界都支持氢能源,并追随我们的方向。”

目前,Nikola共发布了两款卡车,分别为氢燃料半挂卡车Nikola One,以及氢燃料和电动混合皮卡Badger,被市场拿来与特斯拉的电动重卡Semi、皮卡Cybertruck比较。米尔顿表示,氢燃料重卡的优势在于可以迅速加满“油缸”,无需等待慢慢充电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Nikola的皮卡计划似乎是特斯拉的皮卡“催化”而生的。Nikola CEO罗素曾坦言,“在看到Cybertruck之前,我们没有打算做皮卡。”

上述两款车型还未投产,但米尔顿对公司的技术和未来的交付能力十分自信。据外媒报道,米尔顿称,在氢燃料站方面,Nikola拥有的技术比世界上任何公司都多,“我们的皮卡是世界上最先进的。”

米尔顿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展示出了鲜明的个性,这一点与马斯克相似,他也承认自己长期关注马斯克的言行。面对诸多批评Nikola的声音,米尔顿直接以“缺乏想象力”反驳对方。

不过,在商业世界中,将想象力落地更为重要。特斯拉已进入量产交付,并实现季度盈利,而Nikola的产品还未投产。

Nikola竞争力如何?

今年7月,Nikola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工厂破土动工,第一阶段建设工作将在2021年年底完成。Nikola方面表示,该工厂将年产3.5万辆半挂卡车。

Nikola何时能投产?米尔顿曾回答称2021年。而根据一则最新声明,Nikola Badger车型将于今年12月3日至5日在“Nikola World 2020”活动上正式亮相,计划于2022年底前投产。值得一提的是,该声明系通用汽车方面发出。

通用汽车与Nikola早有关联。9月初,通用汽车宣布与Nikola建立战略合作关系,拟以等值非现金资产投资获得Nikola新发行的20亿美元普通股。据了解,通用汽车的Ultium电池系统未来会应用到Nikola产品中。

此项投资需通过反垄断审查,双方曾预计将于今年9月30日前完成交易。交易完成后,通用汽车将持有Nikola 11%的股份,可提名一位董事会成员。

该交易尚在进行中,Nikola却陷入风波。米尔顿辞任Nikola董事会主席,亦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。

Nikola的命运陷入未知。在卡车产品尚未量产的情况下,通用汽车对Nikola的“背书”似成为市场的信心来源之一。

SEC开展调查的消息始出,通用汽车CEO玛丽·巴拉表示,对于双方的交易,通用汽车进行了“适当的调查”。如今吉尔斯基被任命为新主席,双方的联系将更加紧密。

在通用汽车的加持下,这家被米尔顿称为“拥有覆盖自家卡车的全部核心的知识产权”的公司,能否成为下一家特斯拉?答案尚不明朗。

从技术路径来看,对比纯电来说,氢燃料电池车在长续航、高强度交通中有先天优势,但由于制备、储存运输、电池制造的高难度和高成本,氢燃料短期内很难成为主导燃料。

在研发能力上,特斯拉自主研发电池组,并拥有知识产权。而Nikola的技术似乎不像米尔顿此前宣扬的那么先进。据外媒报道,Nikola在美国仅有11项专利,另有55项申请,技术实力存在疑点。还有消息称,Nikola曾计划使用博世供应的氢燃料电池动力系统。

根据现有信息,Nikola似乎更像是一家集成商,而非拥有颠覆性技术的高科技公司。

Nikola CEO罗素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将公司定位于“集成厂商”。“我们是一个系统集成商,无意在车的知识产权方面去竞争,我们只是一家原型设计公司。”Nikola董事会成员、投资人Jeffrey Ubben表示。

从Nikola同通用汽车的合作中也可见端倪。根据声明,通过双方合作,Nikola预期未来10年可以在电池及驱动系统领域减少40亿美元的支出,并降低其产品的工程验证成本达10亿美元。

通用汽车则预计,通过合作,在股票价值、电池及燃料电池供应、产品开发制造以及电动车积分方面获得超过40亿美元的利益。 “通用汽车将从Nikola Badger的纯电动版和氢燃料电池版皮卡开始,进行工程、验证以及生产其系列产品,包括Nikola Tre, Nikola One, Nikola Two和NZT。”通用汽车称。

有行业人士分析称,在双方的合作框架下,Nikola或类似于通用汽车的合同承包制造商。通用汽车更像是Nikola的代工厂。

再和特斯拉对比来看,分析机构Trefis认为,特斯拉在品牌认知、软件和自动驾驶技术方面走在前列。对于Nikola来说,首要任务仍是成功量产、交付。

是否存在泡沫?

值得警惕的是,对于Nikola的故事,市场似乎已经不那么买账了。

自今年年初至今,随着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新造车势力先后在纳斯达克“造势”,新能源车概念颇受资本市场欢迎。而Nikola登陆资本市场的速度比其产品投产的速度更快。

Nikola选择的是SPAC上市。SPAC是美国资本市场为便利上市公司并购而创造的一种特殊IPO方式,与主流IPO相比,在上市主体上,SPAC上市主体是特殊目的的壳公司。

今年6月4日,Nikola在美成功上市。上市后,Nikola股价一度飙升至79.73美元/股,市值逾300亿美元,超过美国老牌车企福特汽车;后又一度逼近合作伙伴通用汽车,成为全美“第三高市值”的车企。

不过,由于尚未生产、交付,Nikola正处于烧钱阶段,基本面难以支撑高市值。二季度财报显示,Nikola季度营收3.6万美元,同比增长177%;净亏损8664万美元,去年同期亏损1676万美元,同比扩大逾400%。经调整后,Nikola每股亏损达16美分,超过分析师预估的每股亏损13美分。

自7月起,Nikola股价持续下跌,不复刚上市时的强劲走势,公司最新市值较最高点已跌去过半。不过,米尔顿对股价的前景极为乐观。“如果我们已经全面投产,Nikola的股价不会是每股45美元,而可能是1000美元/股”,米尔顿认为。

米尔顿的愿景未获得认可,市场对Nikola技术实力、生产能力的质疑声越来越大。一部分原因是,米尔顿谈及Nikola的言论并未全部落到实处,有夸大的嫌疑。

据外媒报道,Nikola的卡车尚未获得任何实质订购,仅有不具约束力的订单,但米尔顿曾称半挂卡车订单额达到百亿美元。这对于一个目前仅生产出两辆原型车的公司来说,说服力并不强。

尽管股价已在上市后三个月内大幅下跌,Nikola依然遭到了做空机构的狙击。距离Nikola宣布与通用汽车达成合作仅隔了48小时,空头兴登堡发布做空报告,将Nikola称为“错综复杂的欺诈”。

兴登堡称,Nikola伪造了产品演示,并将其他公司的技术“转为”自己的技术。前一指控指的是Nikola发布的一段卡车行驶视频。兴登堡称,这段视频系Nikola伪造,尽管车看起来像是在自动行驶,但实际上它当时只是行驶过一段下坡。对此,罗素对媒体表示不予置评。

Nikola方面称,该报告充满了对公司的大量虚假和误导性陈述。如今SEC已介入调查,调查结果如何尚待分晓。

[责任编辑:RDFG]

责任编辑:RDFG215